投诉
中国退役军人丨占有兵:南漂广东26年从打工者到
更新时间:2021-11-08

  央广网11月6日消息(记者张灵雨 杨鸿)占有兵,湖北省襄阳市人,1973年出生,1992年入伍,在武警四川总队服役3年。退伍后,他南下广东打工,先后在酒店、工厂从事保安、行政管理等工作,现为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融媒体中心摄影记者。从2002年起,他通过拍摄工友们的打工生活,关注农民工群体在城市谋生的故事,拍摄图片150多万张,并出版了《我是农民工——东莞打工生活实录》一书,以退役军人的使命和情怀,记录了改革开放背景下外来务工人员的真实生活与城市的时代变迁。

  东莞,广东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外贸口岸,曾经是无数南下打工者的追梦之地。许多来自农村的青年,在这里通过奋斗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同时也推动了城市的进步和发展。来自湖北农村的退役军人占有兵,就是其中的一名打工仔。近20年来,他在这座异乡的城市打工谋生的同时,拍下了上百万张照片,用真情记录着工友们的生活和这座开放城市的发展与变迁。

  占有兵:都说“中国制造”闻名世界,那么“中国制造”背后的生产者是哪些人,他们的生活现状是什么样的?可能许多人对此也很关注。于是我一边打工一边拿起相机,持续对我的同事、工友,这些我能接触到的“打工族”进行拍摄。这些照片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中国制造”崛起的历程,也是我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打拼见证。

  1992年夏天,19岁的占有兵因为高考失利,一度对前途感到迷茫。当过兵的父亲鼓励他到军营里锻炼成长,于是,他在那年冬天参军入伍,来到武警四川总队甘孜支队成为一名战士。当兵3年,他在完成日常训练和执勤任务后,抓紧时间学习钻研,不断提升自己的综合素质。

  占有兵:在部队期间,我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还自学了无线电维修技能;在这期间,我还加紧复习文化知识,准备参加军校考试。遗憾的是,军校没有考上,于是我就选择退伍了。

  1995年冬天,22岁的占有兵依依不舍脱下了军装,退伍回到湖北老家。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后,不甘平庸的他又告别父母亲人,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和大量流向珠三角的农民工一样,渴望着到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闯世界、赚大钱”。当他来到深圳,汇入如潮的人流中,他明白,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虽然蕴含着比内陆城市更多的机遇,但也面临着许多未知的困难和挑战。

  占有兵: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从家乡出来打工的人,所面临的环境比较艰苦,不但对当地城市不熟悉,也没有吃、住的地方,出门带的钱总共也就几百元,去掉车费之后剩的也不多了,谁都不知道啥时候能找到工作。

  上世纪90年代,是中国乡村向城市大量转移劳动力的阶段,农村富余劳动力很多,但是城市中的工作岗位毕竟有限,这就造成一些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出现就业难的局面。因为有过当兵的经历,占有兵在一家酒店招聘保安的面试中脱颖而出,谋到了打工生涯的第一份工作。

  占有兵:酒店当时要招聘5个保安,结果面试的时候来了两三百个,竞争十分激烈。于是,面试官就让我们做俯卧撑来筛选。当时,很多人做着做着就坚持不下来了。做到50多个的时候,现场就只剩下不到10人了。我又继续做了几个俯卧撑,另外几个人就坚持不了了。我仍然在继续做,旁边人给我数数,到最后,我一口气做了102个俯卧撑。保安队的队长看了一下我的证件,就对我说,好,明天来上班。就这样,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

  虽然得到了很多人求而不得的工作机会,但是占有兵并没有满足。他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每天坚持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同时也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5年后,27岁的占有兵从深圳来到了东莞市长安镇。长安镇位于东莞和深圳的交界处,是中国农民工最密集的地方。占有兵在这里的一家大型电子厂担任保安主管,在一次工作中,他接触到了摄影。

  占有兵:这家工厂办了一份内部刊物,编辑只有一个人,有时候编辑实在太忙,就让我帮她拍摄一些照片。

  占有兵曾经有过两个梦想,一是写作,二是摄影。没想到多年之后,他在企业里离梦想越来越近。从那时候开始,占有兵就开始用厂里的相机,开始学习摄影,有时也为刊物写稿。2021-11-04什么时间通自来水 - 北京市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摄影和写稿水平提升很快。2002年,他花了两个月的工资,购买了一部属于自己的相机。

  占有兵:为了这部相机,我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我不断问自己,你只是喜欢按快门的声音,还是真正喜欢拍照这件事?如果喜欢拍照,你未来会把这个兴趣发展到什么地步?犹豫了一个星期之后,我还是决定,通过网络从一个深圳的卖家手里买了一部相机和一个变焦镜头。

  虽然只是一台二手的相机,但占有兵非常珍惜,遇到厂里有重要活动或者接待重要客人时,他就担负起拍照的任务。看着自己拍摄的照片和采写的稿件相继在厂里的刊物和当地报纸刊发,占有兵有了更高的热情。下班以后或者周末,他又骑着自行车在外面的各个厂区转悠,随时捕捉生动鲜活的镜头。即便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误会和麻烦,他的热情依然不减。

  占有兵:有一次,我在一家电子厂门口拍照时,引起了一个保安的注意。他走过来对我说,你拍到了我们公司的员工。然后他就报了警,把我带到派出所去了。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经历了很多的事情,除了摄影技术获得了长进,我自身也获得了很大的成长,感觉越来越成熟。

  刚开始拍照的时候,占有兵并没有明确的拍摄主题与对象,只是遵循某种惯性,按下快门。拍得多了,他逐渐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主要拍摄工友们打工生活的方方面面,给另一部分未曾有过类似经历的人看。同时,在这个变革的时代,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一座城市的发展变迁。

  占有兵:经过多年的建设发展,我国已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变化,在东莞这个改革开放前沿城市,有着很明显的体现。一张照片虽不能把城市所有的变化都表现出来,但是通过一个个来自外地的打工者,比如我的老乡、我的同事,通过拍摄记录他们打工期间的生活点滴,其实也就真实记录下了城市的发展变化。

  在占有兵的镜头里,打工者紧张地忙碌在生产线上,下班后聚集在小摊前给手机充电、下载电影,在工业区空地上跳舞,观看露天电影,打工妹在工厂晚会走T台……就这样,占有兵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全面记录着打工人的点滴生活,这些照片重重叠叠连在一起,让人们看到了一张张鲜活的时代面孔和城市的发展变迁。

  占有兵:通过这些照片,可以从一个侧面让人了解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的发展历程,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是怎样通过一双双手让中国变得强大起来的。

  外来务工人员的打工生活十分辛苦,那么,谁来关注他们的情感生活呢?占有兵把自己的作品分门别类,将一张张照片配上文字,做出“青春流水”“打工何处是家”等主题鲜明的手工书,让人们了解这些打工者漂泊在外的情感世界。与此同时,对于身处窘境的打工者,占有兵也会及时伸出援助之手。

  占有兵:我们在外乡的打工人,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在外漂泊许多年,究竟哪里是我的家?是工业园区,还是我们的故乡?实际上,许多人感觉在这两处都找不到“家”了。所以近些年,我也曾参加“救助流浪打工者”的“让爱回家”公益活动。我们就是想通过这个活动,让那些无“家”可归的打工人,重新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

  每个打工者,都渴望改变自己的现状,占有兵也不例外。2008年,占有兵通过了西北工业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考试,每天利用业余时间勤奋学习。随着知识和阅历的拓展,占有兵的摄影水准也在不断提升,拍出的照片越来越有生活的气息,技术上也越来越专业。他的摄影作品发表后,引起了较大的反响,在一些摄影展上展出,并获得大赛奖项。2011年,他正式落户东莞,2012年又买了房子,他终于在这座奋力打拼的城市扎下了根。

  占有兵:2012年,我的作品参加了“全国摄影艺术展”并获得了铜奖。我还在平遥举办的一个摄影展中获得了报道类优秀摄影师奖。此外,我的作品获得过两届“全国农民摄影展”的金奖。后来,我的作品在第一届、第二届“北京国际摄影周”上参展。

  2014年,占有兵撰写的《我是农民工——东莞打工生活实录》一书,被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以他的打工经历为依托,以制造业打工者生活空间为主线,完整地记录了农民工的打工生活。2016年,占有兵的作品火到了国外,美国的一所大学邀请他过去举办一个名为“中国制造”的主题展览。在那里,他用自己的纪实作品,让国际友人看到了中国的发展变迁。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自从1995年退伍后从老家农村来到广东,占有兵已经在南方打拼了整整26年,他也从一位打工的亲历者,成为了通过影像记录社会发展的观察者。如今,虽然退伍多年,但一唱起这首《一二三四歌》,占有兵的心中依旧激情澎湃。他说,感恩军旅,因为军旅教会了他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占有兵:三年的军旅生涯,对我的成长发展非常重要。部队教育了我“打胜仗”“争第一”,教育了我在人生中要始终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状态。我觉得在社会上做任何事情,这种状态都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