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德云斗笑社》第三期:冷板凳上的烧饼凭借“
更新时间:2021-09-08

  德云斗笑社》第三期的真人秀与相声竞演环节整体质量都属上乘;特别是剧本杀部分,堪称德云社综艺史上的天花板之作;孟鹤堂和阎鹤祥的相声也是难得一见的佳作,既有创新,又有笑点,还有拔高的意味,值得一个大大的赞。

  如果要给这一期综艺打分的线分,一部分是因为秦霄贤的相声,拉低了相声竞演环节的节目质量;另一部分是因为烧饼的全程黑脸,拉低了整场节目的观看体验。

  此前,对于烧饼这个人我一直是持肯定态度的,不止一次在文章中夸过他,并且专门发文解释过他嗓音的问题,为他辩解。

  我一贯的观点是,烧饼是德云社基本功最为扎实的人之一,也是能够大公无私,培养师兄弟的人之一。虽然很多师弟的年纪比他大,但是大家打心眼里,真心诚意地尊称他为“师哥”,因为烧饼确实在业务能力方面比很多人要强。比如孟鹤堂、尚九熙、何九华、关九海、刘九思、冯照洋、张九龄、靳鹤岚等人,都是烧饼任队长的德云老五队培养的人才。

  烧饼早些年性子急,声音粗,嘴又碎,所以在舞台上很不讨喜,特别是那个又粗又哑的嗓音,劝退了很多人;大部分观众连静下心听烧饼一场的欲望都没有,更谈不上深入了解他了,所以烧饼在德云社一直处于不愠不火的状态。

  自打2017年结婚成家以后,烧饼的风格开始沉稳下来,相声的可看性逐渐提升,再加上通过健身,提升了颜值,慢慢也积累了不少粉丝,成为娱乐圈综艺舞台上的常客。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以为他是真的成熟了。

  可是,《德云斗笑社》第三期让我感到怀疑,烧饼的成熟是不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梦想,他依然是那个被郭德纲宠坏了的30岁“孩子”。

  在第一季的《德云斗笑社》中,烧饼与栾云平的儿徒爱徒之争一直贯穿始终,颇具看点,特别是以此为素材创作的那段相声,更是被拿到了封箱舞台上再次表演,甚至被成为游戏中碰撞出火花的典范。

  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认为,所谓的儿徒与爱徒之争,只是烧饼为了给自己加戏,强行制造的噱头而已,没有人会当真。

  在第二季《德云斗笑社》前两期的节目中,烧饼的表现虽然没有特别的亮点,但是也算中规中矩,偶尔有“挂脸”的行为,也挺令人无语。比如说“张九南的活儿碎得跟纸片一样”,还有在评星环节,说“你凭什么得两星?”

  但是,在第三期节目中,烧饼彻底爆发了,开始全程“黑脸”。在节目开头从船上登岸的环节,烧饼不拿属于自己的冷板凳,是曹鹤阳帮他拿着;烧饼硬往岳云鹏、孟鹤堂等人身边凑,岳云鹏拿他砸挂,开玩笑,缓解了尴尬,但是他那句“要脸”真的令人惊讶,这不像一个成熟的男人该说的话,完全不考虑让其他冷板凳队员的感受。

  在游戏中强行加戏,像小鸡子一样提溜栾云平和秦霄贤还有一定的综艺效果,但是在相声竞演环节不坐冷板凳,非要坐地上,再加上全程黑脸就显得过了。每一次镜头切到冷板凳上,都是一群笑脸加一个黑脸,真的很败路人缘。

  作为相声演员,笑点高可以理解,但是师兄弟们的包袱就没有一个能打动你吗?为什么其他冷板凳队员都能乐开了花呢?“黑脸”想表达什么意思,是看不上吗?

  《德云斗笑社》说白了就是一综艺,其主要目的是推广德云社这个团体,帮助演员们出圈,获取更大的知名度,从而为德云社赚钱。郭德纲对这个节目寄予厚望,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不知道烧饼是否理解师父的一片苦心?

  有的人说,烧饼在录制这一期节目期间家里有事,也有人说他身体情况不好,这些可以作为“黑脸”的理由吗?岳云鹏演出期间遭遇父亲去世,杨九郎在录制《欢乐喜剧人》期间也遭遇父亲去世,但是人家一样高质量完成了工作,这是职业素养。

  如果认为“戏比天大”是对演员的道德绑架,那么个人情况不允许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请假,相信郭德纲不会如此不近人情,非要强行留住烧饼在那坐冷板凳。

  还有的人说,烧饼的“黑脸”也是一种表演,我无法理解,这么表演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表现他的真性情和情商低吗?所谓表演,要么是为了节目效果,要么是为了演员的个人发展,可是烧饼的“黑脸”式表演,除了收获一堆差评以外,还能得到什么?

  说白了,烧饼就是被郭德纲宠坏了,仗着儿徒的身份,自以为高人一等。但是,儿徒的身份只代表过去,是一个称谓而已,并不是恃宠而骄的护身符。如果烧饼在冷板凳上一直如此,相信郭德纲也不会视而不见,放任他如此任性下去。

  现在我有点怀疑,烧饼是不是以“台上无大小”的由头,在台上说出了现实生活中不敢说的心里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